新疆坐标软件
新疆体育有了新坐标(全民健身进行时①)
更新时间:2021-10-08

  专访宏大真空销售总监陈旺寿:引领高端真空镀2020年农村这些少有人知的商机发展潜力大早开始近日,本报记者分赴新疆、河南、黑龙江等地,从全民健身的话题开始,探求地方体育事业发展的视角与动力。本版今起推出“全民健身进行时”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从水深浪阔的伊犁河,到雄奇壮美的天山大峡谷;从绿茵如盖的巴里坤草原,到黄沙无垠的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这片热土折射出多姿多彩的文化光谱,投影在各族人民喜闻乐见的民族传统体育之中。当新疆体育意识到自身文化内涵的培养、挖掘和引领对社会发展的独特价值时,体育服务于民生的发展路径,自然清晰浮现。

  对浸染着本民族文化基因的传统体育项目的热爱,在新疆可以看到无数生动的场景。阿瓦提县拜什艾日克镇的传统体育运动会上,观看摔跤比赛的人们围成了一个圆形的人墙;赛马场上,骑手们在呐喊声中扬鞭催马,激起一路烟尘;惊险刺激的转轮秋千,随着数十位小伙子推动横木,秋千上的选手如飞轮般旋转。博湖县烟波浩渺的博斯腾湖边,人们携家带口,在清爽的湖风吹拂下观看斗鸡、斗羊、摔跤表演……

  “这正体现了新疆体育发展的社会基础和文化根基”,自治区体育局党组书记李光明对记者说。少数民族传统体育是新疆体育的宝贵财富和独特标签。自治区体育局在2011年的工作重点之一,就是推出“少数民族传统体育发展工程”,做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项目的挖掘、整理和推广工作,不断扩大文化影响力。同时,探索将现代体育管理模式引入少数民族传统体育,力争将优秀的项目纳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每逢节假日,巴楚县阿克萨克玛热勒乡的全民健身站点总能吸引四邻八乡的农牧民涌来,叼羊、赛马、斗羊、篮球、台球、乒乓球、拔河……在这里找到的不仅是健康和快乐,还有不同民族文化间的交流与熟悉,李光明认为:“基层体育在促进和谐人际关系形成、提升农牧区文明程度方面有着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

  7月中旬,位于伊犁河谷的尼勒克县晴空万里,一座全民健身活动中心破土动工。尼勒克县的全民健身活动中心设有乒乓球、羽毛球、篮球以及健身场地,工程总投资981万元,其中国家体育总局援资200万元,建成后将成为当地各族居动休闲以及观赏赛事的好去处。今年,天山南北将有10个同等级别的全民健身活动中心开工建设。同时,遍布全疆的32个“乡镇农民体育健身工程”和200个“行政村农牧民体育健身工程”也在同步推进。

  “2011年是自治区的民生建设年,自治区党委、政府把县乡健身工程列为22项重大民生工程之一。这是对体育工作的高度重视,也是对体育工作在基层社会建设中的战略性规划”,李光明说。在自治区的高度重视和国家体育总局不断加大的援建力度下,越来越多的健身设施正出现在人们的身边。

  “十一五”末期的一项调查表明,全疆经常参加体育锻炼的人数达到547万,占全区总人口的23.8%,体育健身已成为各族群众生活的重要内容。在自治区人民政府公布的《自治区全民健身实施计划(2011—2015年)》中确立了“十二五”的目标:全疆各类体育设施利用率、开放率有较大提高,城市社区普遍建有体育健身站(点)。与此同时,全疆60%以上的城市街道、30%以上的农村乡镇都将建有体育组织。

  8月1日,新疆三对三篮球赛在乌鲁木齐市拉开帷幕,其中活跃着不少来自“小飞虎篮球训练营”的孩子们的身影。这些年,每到暑假,“小飞虎篮球训练营”总是人满为患。新疆广汇飞虎男篮在中国男篮职业联赛中已连续3届获得亚军,喜欢篮球的青少年也越来越多。

  在新疆,篮球和足球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眼下的国家男篮集训队中,有来自新疆的小伙子西热力江,国奥足球队中,新疆的巴力、买提江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从2011年开始,新疆体育局开始实施“青少年足球普及工程”,力争用10年左右,实现青少年足球的全面普及,建立完善的青少年足球竞赛体制、高效的运作管理机制和系统、科学的培训体系。

  “我们和教育厅一起规划,在全疆确定100所足球示范校,将足球列为学校体育最重要的课程”,李光明告诉记者,“机不可失,足球开展如何,要成为学校工作评估的重要一票。”

  去年的自治区运动会开幕式别出心裁,不搞团体表演,改成男足决赛,结果自治区体育中心盛况空前,这让不少前来观战的各地州领导意识到:发展体育事业,是一件得民心、顺民意的事。

  “今年,我们还推行了一项县级业余体校振兴工程,遵从业余训练原则,着眼于青少年体育的普及与提高,这和全民健身中心工程、青少年足球普及工程一样,都是在为体育事业的整体发展营造良好环境”,李光明说,“体育是社会发展进步的软实力。在文化背景中审视体育,在社会建设中重视体育。新疆体育会在这样的轨迹中实现可持续发展。”

  在中国竞技体育的版图上,新疆还算不上举足轻重的一块拼图。奥运战略大格局下,新疆走的是“精兵路线”,将有限资金投入拳击、马术等重点项目,希冀取得突破,至今尚在努力。

  然而,仅以竞技体育的得失衡量新疆体育的全景,有失局促。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体育在取得竞技体育的辉煌之后,也听到了发展转型的空前呼声。怎样认识中国体育发展自身所存在的结构性缺陷,开掘体育应承载的更多元社会功能,使之进入更为宽广的发展轨道,新疆作为中国竞技体育的后发省区,有着自己的思考与探索。

  生活在新疆的各民族群众,不缺乏热爱体育的传统,不缺乏参与体育的热情,将体育设施送到他们身边,将体育赛事组织到每座乡村,让体育在社会建设中凸显“软实力”价值,当新疆体育寻找到这样的坐标系,活力由此迸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