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坐标软件
凤凰卫视刘长乐时代落幕紫荆文化联手“赌王”
更新时间:2021-10-22

  联新移动医疗产品亮相中国国际医用仪器设备展“对凤凰我几乎投入了全部的精力。”刘长乐在古稀之年,终于还是放弃了他倾注25年心血的凤凰卫视。

  4月18日,港股上市公司凤凰卫视(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今日亚洲有限公司(下称“今日亚洲”)已分别于4月16日、4月17日与紫荆文化(香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紫荆文化“)、信德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Common Sense签订框架协议,将有条件向两者分别出售10.49亿股及8.45亿股凤凰卫视股份,约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21%和16.93%。

  今日亚洲的实控人为刘长乐。此次交易的转让价格均为0.61港元/股,紫荆文化与信德集团分别斥资6.4亿港元和5.16港元入股,交易总价为11.56亿港元。

  此次交易完成后,今日亚洲将不再是凤凰卫视股东,紫荆文化和信德集团将分别跃升为凤凰卫视的第一大和第三大股东。中国移动香港集团为凤凰卫视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9.69%。

  香港注册处资料显示,紫荆文化成立于2019年3月20日,现任董事长、党委书记是曾任海南省常委、副省长的毛超峰。信德集团则由澳门已故“赌王”何鸿燊创办,目前集团行政主席兼董事总经理为何鸿燊二房长女何超琼,何超琼同时还是信德集团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4.94%。

  15年前,有媒体在采访时曾经问刘长乐:“会不会像邵逸夫、默多克这些‘老家伙’们一样做到八九十岁?”刘长乐摇摇头回答道:“我当然不会干到80岁。”如今,随着这场交易的推进,凤凰卫视属于刘长乐的时代正在宣告终结。

  1951年,刘长乐出生于上海。在一次专访中,刘长乐表示,父亲给自己起名“长乐”,确实是因为其出生在上海长乐路上。“不过,当时父亲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我的哥哥生在1949年,所以取名为‘全胜’,就是‘全国胜利’;而我要晚两年,所以就是‘长久快乐’。”刘长乐说。

  因父亲工作变动,刘长乐在不同的地方度过了青少年时期。1980年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刘长乐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1987年,刘长乐成为军事部副主任,曾陪同多位国家领导人出访。从普通记者做到高管的经历,让刘长乐积累了丰富的人脉资源,同时又深谙媒体业态。

  1993年5月,李嘉诚次子李泽楷将成立不到3年的香港卫星电视有限公司(STAR TV)63.6%股权,作价5.25亿美元出售给传媒大亨默多克。

  STAR TV的出售,与香港两大电视巨头无线和亚视息息相关。无线的背后是老牌四大家族之一的利氏家族和电影大亨邵逸夫,而亚视的背后则是丽新集团的林百欣家族和以房地产起家的郑裕彤家族。

  在亚视和无线两大巨头的夹击下,STAR TV亏损难止。李泽楷需要止损,默多克则需要一块进入中国市场的跳板,双方一拍即合。但接过STAR TV的默多克才发现,进入中国市场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困难。

  1994年,刘长乐控股的香港乐天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已具备一定资金实力,正在寻找操作卫星电视的机会,以实现自己“又写诗又做生意”的理想。默多克的困境,让他看到了希望。

  刘长乐全资控股的今日亚洲与STAR TV,以及中国中央电视台属下的华颖国际有限公司(下称“华颖国际”)共同创立香港凤凰卫视有限公司。其中,今日亚洲和STAR TV各占45%股权,华颖国际占股10%。

  凤凰卫视成立后,刘长乐并未大张旗鼓地招兵买马,而是以内推方式寻找人才加盟,许戈辉、陈鲁豫、窦文涛等日后红遍大江南北的名主持、名记者就是在此时加盟凤凰卫视。

  刚成立的凤凰卫视,沿用的是默多克推崇的“娱乐至上”路线个月后召开战略研讨会,喊出“三年内要成为除CCTV外最具有影响力的华语电视台”时,台下的员工都觉得刘长乐是在画饼。

  1997年,香港回归。对香港回归过程详尽周全的报道,让凤凰卫视声名鹊起。次年,时任国务院总理在全国“两会”记者招待会上,点名吴小莉,“你们照顾一下凤凰卫视台的吴小莉小姐好不好?我非常喜欢她的节目”。这是凤凰卫视史上最高光的时刻之一。2000年6月,凤凰卫视在港股上市,筹资9亿多港元,刘长乐出任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

  仅用四年时间就将凤凰卫视成功推向资本市场,实属难得。而在凤凰卫视上市后,刘长乐借助融资开始打造理想中的全媒体生态。2001年1月,凤凰卫视资讯台启播。

  “如果要我说这些年哪些事情对我比较关键,那就是打造凤凰、凤凰上市以及资讯台的开播。”刘长乐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是说。

  此后,刘长乐还陆续创办凤凰网、《凤凰周刊》,媒体版图日渐壮大。2011年,凤凰新媒体(FENG.NYSE)将凤凰网、手机凤凰网、凤凰视频整合后在美国上市。上市之初,凤凰新媒体股价一度高达15.09美元/股,但此后因营收、净利双双走低,股价跌跌不休。

  刘长乐曾总结凤凰涅槃的四个方向:“拉近全世界华人的距离”、“在全世界媒体中间为华语争取空间”、“覆盖全世界”和“多语种频道”。然而,这些方向都是基于当时强势的电视媒体时代。当移动互联网时代到来后,这些方向已难以维持凤凰卫视的竞争力。

  2013年,移动互联网异军突起,分流了大量传统门户网站的用户。而当时,凤凰新媒体仍在强调巩固门户网站市场的地位。2014年,后知后觉的凤凰新媒体作价600万美元获得一点资讯运营方Particle 约9.43%股权。2015年,凤凰新媒体增持一点资讯,持股比例增至46.9%。最终,刘长乐在一点资讯上投资7000万美元,成为第一大股东。

  然而,无论是增持一点资讯还是2018年投资网络文学平台,这些颇具战略意义的举措并没有为凤凰卫视带来预期中的协同效应,反而沦为财务包袱。最终,这些交易标的也被一一出售。

  2019年,凤凰新媒体减持一点资讯的股份至5.63%,套现4.5亿美元。截至2021年4月18日,凤凰新媒体已跌至1.58美元/股,与当初上市时的11美元/股相去甚远;凤凰卫视股价则长期低于1港元/股,不复往日。

  实际上,为扼住下滑态势,刘长乐还曾尝试过多元化经营,包括做网页游戏、发展房地产等,但都难言顺遂。

  财报显示,2020年,凤凰卫视营业收入为30.29亿港元。其中,电视广播业务收入下降18.9%至约7.47亿港元;互联网媒体业务收入下降17.1%至约14.73亿港元;户外媒体业务收入下降16.8%至约5.74亿港元。

  2021年2月26日,刘长乐辞任凤凰卫视行政总裁职务,但依旧保留董事局主席一职。55岁的徐威加盟凤凰卫视,并接棒刘长乐成为行政总裁。

  徐威工作履历丰富,历任上海东方广播电台新闻部主任,上海东方卫视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总编辑,上海市委外宣办副主任,上海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曾任央视副台长的孙玉胜则出任凤凰卫视常务副总裁,负责凤凰卫视节目企划、节目风格、节目内容、节目制作,协调各频道管理等项工作。

  4月19日开盘,凤凰卫视跳涨30.77%,截至午间收盘报1.00港元/股,涨28.21%,总市值49.94亿港元。